【地位】培育天然气主体能源地位势在必行

来源:中国石油报 日期:2017-07-06 14:30:03 编辑:刘召
7月4日,国家发改委等13个部门联合发布《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提出:“逐步将天然气培育成为我国现代清洁能源体系的主体能源之一,到2020年,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占比力争达到10%左右,地下储气库形成有效工作气量148亿立方米。到2030年,力争将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占比提高到15%左右,地下储气库形成有效工作气量350亿立方米以上。”

7月4日,国家发改委等13个部门联合发布《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提出:“逐步将天然气培育成为我国现代清洁能源体系的主体能源之一,到2020年,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占比力争达到10%左右,地下储气库形成有效工作气量148亿立方米。到2030年,力争将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结构中的占比提高到15%左右,地下储气库形成有效工作气量350亿立方米以上。”

当前,我国天然气消费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仅为6%左右,与世界平均水平的24%有较大差距。天然气作为低碳化石能源,在能源转型进程中应该具有重要地位。相对于非化石能源,天然气具有资源量大、产业化程度高、清洁安全、产业链各环节技术成熟、供应稳定的优势。天然气产业集成这些优势之后所表现出来的竞争力是目前的非化石能源所不具备的。因此,培育天然气的能源主体地位或将是能源转型的必经阶段。然而,不可否认,在可再生能源发展浪潮汹涌,各类消息铺天盖地,频繁占据媒体头条的环境之中,我国天然气产业在一定程度上被忽视了。

天然气产业在我国的步履维艰多少有些无奈。我国人口基数大,目前天然气消费人口不足4亿;工业化、城市化正处于进程之中,多个领域可以用到天然气;政府已经向国际社会做出应对气候变化的庄严承诺,到2030年温室气体排放达峰并尽可能提前。这些因素的存在都是利好天然气消费的,可以说国情使得天然气的消费潜力无限。然而,我国的天然气消费在前些年连续经历了两位数的增长之后增速明显放缓。究其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天然气价格处于较高水平,限制了天然气在经济领域的大面积应用;二是天然气管网等基础设施不足,限制了其消费地区的扩大。当然这两个因素相互影响,基础设施的不足使得市场对天然气的资源配置能力不足,利用市场机制降价空间被严重抑制。

当前的国际油气市场出现了一些有利于消除打破天然气消费瓶颈的因素,最突出的表现就是气价下行。天然气价格虽有其特殊性,但其基本走势与油价走势有一定的关联。2014年油价下行之后,天然气价格也随之下降。2013年亚太市场交易的液化天然气(LNG)价格一度高至16美元/MMBtu,伴随着油价的持续低位运行,气价也随之相应调整。目前亚太市场LNG价格在7至8美元/MMBtu。一些咨询机构的数据显示,当前至2020年前后中东、澳大利亚等主要天然气出口国的LNG项目奖陆续投产,投放市场的天然气资源供应充分。此外,美国“页岩气革命”在特朗普能源新政的刺激下继续迸发出活力,天然气出口份额增长已成必然趋势,且美国有意出口天然气至中国。总体看来,国际天然气买方市场的特征日益明显。当前的市场形势与2014年之前相比可以说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对天然气进口国而言意味着机遇,且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外部环境的变化是外因,内因则是改善天然气消费条件从而拉动需求增长。在充分借鉴天然气消费大国发展经验的基础上,我国政府已经出台了有关天然气管网改革的相关政策。其中,“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改革思路已经明确,具体的执行环节中有信息公开、准许成本与合理收益率的相关规定,体现了政府降低天然气价格的决心。近期国家又出台配气价格改革的相关文件,剑指“最后一公里”供气环节,明确提出配气环节的投资收益率最高上限是7%,以及各主体在执行过程中可视具体情况变化灵活下调的改革精神。天然气的利用涉及国计民生,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公共产品的特点,因此有观点认为气价总体应保持较低水平以保障国民福利。关于管网和配气环节的改革将有效降低天然气价格,有业内专家预测天然气的终端价格可因此降低1元/立方米。

除了管网和配气环节政策方面的调整之外,未来天然气消费布局的改变对于促进天然气消费同样具有重要意义。很长一段时期,天然气是我国能源消费中的“奢侈品”。由于资源短缺,西气东输、川气东送的气源主要服务于沿海经济相对发达省份。天然气输送千里迢迢,跨越数千公里至东部沿海,仅运输费就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如今随着市场形势的变化,特别是东部沿海LNG接收站的建设以及陆续投入使用,管道气与进口LNG相比竞争优势并不明显。在此形势下,可以考虑在管道沿线地区加大天然气产业布局力度,经济有效地利用更多份额的天然气。当前,沿海一些省份天然气管网建设力度加大,一些省份提出天然气县县通、村村通发展规划,积极推进省内管网建设以及互联互通,这应该说是一个好的现象,有助于扩大天然气的辐射地区。此外,除国企之外,部分民营企业也表现出修建LNG接收站、进口国际天然气资源的愿望,对这些行为政府应该予以肯定并给予政策扶持。鉴于沿海地区经济相对发达,消化天然气价格的能力较强,应将其视为扩大天然气消费的重点地区。

鼓励天然气消费,硬件设施非常重要。美国之所以能大规模消费天然气,除气源充足价格低廉之外,四通八达的管网及储气调峰设施同样功不可没。我国应借鉴美国天然气消费的经验,将基础设施的建设作为当前及今后发展和政策扶持的重点。目前,我国天然气管网不足10万公里,而美国的管网里程达数十万公里,这就是差距所在。

鼓励硬件设施建设的同时,应进一步发展“软件”,修订和完善现有天然气利用政策。目前的天然气利用政策制定主要是基于天然气短缺背景之下制定的。随着天然气市场转向卖方市场,以及培育天然气主体能源,鼓励天然气消费的需要,政策应予以修订。究竟哪些与天然气利用相关的产业应该受到限制或鼓励,应视各个地区的经济发展条件和产业发展需求来确定,不宜搞一刀切式的政策调控。无论是天然气发电还是天然气化工或者天然气作为交通能源,只要具备发展条件和相应的市场,均应予以鼓励。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当前的电动汽车发展势头迅猛,而本具有技术优势的天然气汽车则受到了冷落,需要引起重视。供应方式方面,在管网和基础设施建设还不具备大面积地区覆盖条件下,应积极推进天然气消费点供和天然气分布式能源的发展,当前的环境治理、清洁取暖政策目标催生的煤改气工程实施就为天然气点供提供了发展的条件。培育天然气主体能源需要顺应时势,因地制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