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专访南京汽轮电机董事长沈群

来源:中国能源报 日期:2017-07-12 14:25:10 编辑:刘召
7月4日,国家发改委等多部门印发《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制定了实施天然气发电工程的重点任务,要求大力发展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鼓励发展天然气调峰电站,有序发展天然气热电联产。

7月4日,国家发改委等多部门印发《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制定了实施天然气发电工程的重点任务,要求大力发展天然气分布式能源,鼓励发展天然气调峰电站,有序发展天然气热电联产。

天然气发电的利好政策不断出现,作为其核心设备的燃气轮机市场前景可期,而目前这一市场却让三大外企主机制造商盈利颇丰。

国内燃气轮机自主研发水平如何?为何无法打破垄断局面?如何推动技术创新?如何面对能源结构调整?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专访了南京汽轮电机(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沈群。

记者:天然气发电及作为其核心设备的燃气轮机有何优势?

沈群:我们一般将能源分为传统化石能源和新能源,其中天然气、煤、石油属于化石能源,核电、水电、光电、风电是新能源,近几年来国家能源局提出发展新型能源,将天然气包括在其中。实际上,现在新能源方面存在一些问题,核电有安全性和核废料的处理问题,而发展水电面临着我国的水资源并不丰富的现状,风电和光电在未完全解决储能技术的当下,弃风弃光问题较为严重。

在化石能源中,目前对火电的环保评价体系并不全面,只考核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粉尘指标,通过对在运的火电进行脱硫脱硝改造,这三项指标可接近天然气发电,而《巴黎协定》主要目的是减少碳排放,如果把碳排放作为主要指标,天然气发电的优势就会充分显现。应该说,作为环保特性好、效率高的新型能源,天然气发电是我国电力结构调整的方向。

天然气发电所使用的燃气轮机设备具有占地少、用水省、启停灵活等诸多优势。以2套9E燃气蒸汽联合循环机组的电站(40万千瓦)为例,其占地面积仅有同等功率汽轮机电站的三分之一,同时燃机电站自动化程度高,电厂仅需配置60多人。燃气轮机从冷态到热态的启动仅需10多分钟,大大快于汽轮机。

记者:目前国内燃气轮机自主研发处于什么水平?为何始终无法突破核心技术?

沈群:自2004年以来,南汽和哈电与美国通用电气(GE),上海电气与西门子,东方电气与三菱重工组成联合体参加国家打捆招标,通过市场换技术。国内主机厂商引进的只是燃气轮机的制造技术,而制造技术的载体是设计技术,设计制造的基础是试验技术,我们没有设计技术,也没有试验平台,所以到现在,对燃气轮机我们还只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而在与外企的合作中,我们不掌握核心技术,好不容易实现某一产品的制造突破,而随着外企的技术进步和产品升级,又推出新的机型,使得我们很难跟上节奏。

同时,燃气轮机技术涉及气动、燃烧、传热与冷却、高温材料及涂层、先进制造等多学科顶尖技术,国内厂商难以突破。

记者:如何推动燃气轮机产业的技术创新?

沈群:燃气轮机作为一个高投入和多学科的集成产业,只有通过国家统筹,出资搭建共性平台,成立相应的研究机构,将人才和资金高度集中起来,才能实质性地推动产业发展。在此前提下经过十年时间,我国燃机产业发展就能有很大进展,而没有国家支持,单纯依靠各个厂的分散力量,技术也无法共享。

“十三五”期间,我们南汽希望通过国家发改委、能源局《依托能源工程推进燃气轮机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的实施,按照我们与美国GE公司签订的技术转让协议,加快转子核心部件的国产化进程。按照燃气轮机价值量来衡量,南汽目前的6B、9E燃气轮机整机国产化水平能达到60%左右。“十三五”期间如实现转子国产化,燃气轮机国产化率将提升至75%,希望通过国家支持和企业自身的双轮驱动提升燃气轮机的技术水平。

记者:能源结构调整对燃气轮机产业发展有何影响?南京汽轮机将如何应对?

沈群:国家要发展燃气轮机,要在燃气轮机上实现突破,首先是治理空气污染要付出费用和代价,国家要出台激励政策,给予燃气轮机产业的技术创新更大的支持力度。二是现在火电电价不是充分的电价,只有实现碳排放交易市场化,加上碳排放的成本才是火电充分的电价。三是现在国内油气价格未与国际接轨,如果实现与国际接轨,天然气价格会大幅下调,将更有利于天然气发电的应用推广。四是随着国内城镇化的推进,天然发电作为分布式能源重要载体,将是城镇化建设不可或缺的重要方面。

目前,长三角,珠三角等地区将不再新上火电机组,江苏省“十三五”能源结构调整将加大燃气轮机发展,未来三年电力结构调整将是大趋势,天然气发电将担纲主力。

当前南汽也在进行着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产品将由火电为主转向燃气轮机为主。可以说,现在和未来十年,我国能源结构已经进入天然气时代,蓝天白云将会通过结构调整慢慢呈现出来!

分享到:

标签: 南京 汽轮电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