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环保】中海油LNG助推“无烟”重卡一路畅行

来源:国资委网站 日期:2017-08-15 14:37:51 编辑:许雷
8月10日凌晨,一辆辆液化天然气重型卡车(下称重卡)有序经过陕晋界收费站。这条京昆高速的重要枢纽上,原本“车过留烟”的景象得到了强力改善。

8月10日凌晨,一辆辆液化天然气重型卡车(下称重卡)有序经过陕晋界收费站。这条京昆高速的重要枢纽上,原本“车过留烟”的景象得到了强力改善。

2017年以来,大量液化天然气重卡成为陕西、四川、广西、重庆等地高速路上的运输“常客”。液化天然气重卡产量、销量爆发式增长,已成为驱动天然气汽车市场的新引擎。

中国海油践行绿色发展理念,液化天然气累计加注量超过150万吨。与成品油相比,预计减排碳氧化物超70万吨,减排硫氧化物1230吨,减排PM2.5达225吨,为生态文明建设提供强劲的绿色动能。

液化天然气重卡强势拉动行业回暖

对中国海油气电集团交通新能源事业部副总经理刘洋而言,2015年是喜忧参半的一年。

2015年,我国天然气汽车保有量从2010年的100万辆增至519万辆,年均增长率超过40%,其中LNG汽车23万辆;建成天然气加气站约7350座,其中,液化天然气加注站约2650座。中国自此成为全球天然气汽车第一大国,平均每4辆天然气汽车就有1辆来自中国。

但同年,天然气汽车“高速刹车”,潜力大受质疑。2015年,天然气汽车新增产量首次出现负增长,从2014年的27.7万辆降至19.1万辆;年度增幅从过去5年的年均43%骤降至9%。

数据回落存在客观的外部原因。宏观经济增速放缓,物流行业整体运输需求下降,天然气汽车随之受到影响。2015年,全国社会物流总额219.2万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5.8%,增速下降2.1%。

此外,2014年年底的油价寒冬,使得油气价差缩小,天然气经济性深受影响。同时,由于政策补贴减少,新能源汽车挤出效应,尤其是不少地方在公共交通领域进行的“气改电”替代,使天然气汽车发展遭遇滑铁卢,增速出现“断崖式”下跌。

正当从业者对公共交通和家庭用车市场疲软感到担忧,天然气汽车的春天却在重卡市场悄然到来。

“2016年下半年,受油气价差回升和国家‘治超新政’出台的影响,液化天然气重卡市场出现回暖迹象。”刘洋说。2016年9月,《超限运输车辆行驶公路管理规定》等一系列政策出台,对超载超限的治理更加规范,恰逢天然气经济优势显现,政策性增加的运输需求触发了天然气重卡的爆发。2016年第4季度天然气重卡产量达到9619辆,同比增长306.55%。

2017年1月,天然气重卡产量为2831台,同比增长257%;2月,产量达4119台,同比增长927%。

“液化天然气重卡的回归,无疑为天然气汽车行业的发展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刘洋说。

经济、环保双轮驱动市场反弹动力强劲

液化天然气重卡的井喷式增长受到政策和市场环境的双重影响,但究其根本,是环保性与经济性的双轮驱动。

“清洁,是天然气汽车与生俱来的优势。”气电集团技术研发中心主任单彤文分析称,天然气汽车尾气排放物几乎不含硫化物、氮氧化物和铅,对大气环境的污染远小于柴油、汽油车。

重型柴油车是全国氮氧化物和颗粒物的主要生产者,液化天然气重卡的减排效果更加可观。研究表明,与配备国Ⅲ柴油发动机的车辆相比,配备国Ⅲ天然气发动机的LNG车辆,一氧化碳排放减少99%、碳氢化合物减少83%、氮氧化合物排放减少13%,无颗粒物和烟尘排放,且基本不含铅、硫化物、苯等。

“仅看汽车尾气排放一个环节,相对于电动汽车,天然气汽车的减排似乎不具优势,”但是在单彤文看来,要综合考虑全生命周期中二者的清洁性,才能客观评价,“由于目前我国煤电发电占总体发电量的76%,发电环节的排放污染不能视而不见,从某种意义上而言,电动车是被煤驱动的。”研究表明,全生命周期中电动汽车的颗粒物PM2.5和PM10的排放是液化天然气汽车的4倍,硫氧化物排放量是液化天然气汽车的14倍,这些正是雾霾的重要组成部分。

“相比清洁性,对于企业和消费者而言,天然气汽车的经济性更为关键。”中国道路运输协会原会长姚明德说,天然气汽车的经济优势首先体现在车用天然气燃料的价格优势。

2017年以来,车用液化天然气与柴油价格比例基本保持在60%左右,液化天然气经济性凸显,为液化天然气重卡的爆发提供了有利的市场环境。有测算表明,一辆北奔40吨牵引车,假设每年行驶里程为15万公里,相较于燃油重卡可以节省燃料费近14万元。

液化天然气重卡的经济性,还表现在替代重型柴油卡车方面。一是投资回报周期正在逐渐缩短,二是节省了重卡的运营成本。

目前,我国大量国IV甚至国IIV重卡车面临淘汰更新,但升级技术难度大、成本高。据单彤文介绍,电动车受制于电池能量密度,难以满足重型汽车的需求,且续航能力十分有限,难以实现长途运输。相比之下,液化天然气重卡更适合。

一辆液化天然气重卡的购置成本比柴油重卡高出3万至5万元,平均投资回收期需要1.08年。但随着天然气发动机型和配套装置大规模产业化,天然气汽车发动机与柴油的成本差距正在逐渐缩小,投资回收期也在进一步缩短。另外,天然气重卡的排放物中不含硫、汞及其他颗粒物,发动机受损小,使用寿命长于柴油车,经济效应更为显著。

综合来看,除了环保性、经济性,天然气重卡还有续航里程长、技术成熟度高和稳定性强等优势。

“电动汽车有其突出优点,亦是大势所趋,但从当前客观实际来看,电动汽车续航里程、充电速度、电池密度等仍有待技术突破,在电池耐用性、受极端天气因素影响等方面还需要经历时间的考验。”单彤文说。

据一位重型卡车销售商介绍:“目前,单罐液化天然气汽车的续航里程可跑400~500公里,双罐可跑800~1000公里,汽车载重量也可以定制。”而现在市面上常见的经济型电动汽车,续航里程最远不足225公里。

同时,“我国已经基本掌握了天然气汽车整车集成、发动机研制、底盘设计、供气系统设计等多项关键技术,部分零部件制造及应用已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刘洋说。

顶层设计定方向落地尚需政企联手

“今年6月23日出台的《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明确了天然气未来作为我国清洁能源的主体地位,而非过渡性能源,这为天然气汽车找准了定位,即能够长期发展而非昙花一现,很大程度上消除了市场的顾虑。”姚明德说。

但姚明德同时认为,国内依然缺少针对天然气汽车行业发展的全盘规划和细致部署。1999年以来,涉及天然气汽车发展的文件达50多个,但对比电动汽车近年来的起步和快速发展的经验来看,天然气汽车的发展依然缺少一套完备的整体规划。

今年年初发布的《天然气发展“十三五规划”》明确指出,至2020年,各类天然气车辆约1000万辆,配套建设加气站超过1.2万座。结合这一规划目标,单彤文认为,各地应出台支持发展天然气汽车的具体政策,比如加大对购置天然气汽车的资金补贴,免征车辆购置税,减免液化天然气重卡过路费等。

在刘洋看来,天然气市场剧烈起伏的背后,本质是行业发展过程中存在的“沉疴”和“新疾”。

“提起天然气汽车,很多人都不陌生,但是车用天然气一直没有形成类似于成品油市场成熟的定价机制。”刘洋说,指导市场定价的价格挂钩机制也处于缺位状态。

“一个加气站办起来,至少要盖40个公章才能实现运营。天然气加注站审批程序复杂且周期长,至少需要两年。”刘洋表示,今年6月23日《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出台以前,在很多地方建设加气站都要承担高额的土地成本,很多企业因难以负担放弃了原本的建站规划。

另外,由于天然气流通渠道广,投资规模小,容易出现恶性竞争。“河北等地自用或违规运营的加气站很常见,他们的运营不规范、不安全,但成本低、价格低,‘劣币驱逐良币’,很多资质齐全、气品优良的加气站受到挤压。”天然气加注行业的监管缺失或不当,不可避免地阻碍着天然气汽车的发展。

除了政策支持、体制完善和监管给力,天然气汽车还需要行业参与者的创新合作。刘洋说:“在当前液化天然气重卡催生的市场热潮中,能源企业、汽车生产企业等完全可以参与其中,提升自身技术水平,不断强化天然气汽车优势,通过强有力的合作共同推动市场实现有序竞争,快速进入健康的行业发展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