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能源大转型,中国新机遇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日期:2017-08-25 16:14:39 编辑:刘召
近日,第一批国家高端智库试点单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主办的“2017年能源大转型高层论坛”在北京举行。与会代表围绕“中国页岩气的发展和机遇”“清洁能源的前景”“中国天然气体制改革”“国际能源合作”等话题展开深入讨论。小智听了收获满满,现在就把大咖们讲的“干货”拎一拎,以飨读者。

近日,第一批国家高端智库试点单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主办的“2017年能源大转型高层论坛”在北京举行。与会代表围绕“中国页岩气的发展和机遇”“清洁能源的前景”“中国天然气体制改革”“国际能源合作”等话题展开深入讨论。小智听了收获满满,现在就把大咖们讲的“干货”拎一拎,以飨读者。

金之钧:页岩气革命来了

中科院院士、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院长金之钧认为,天然气是未来主流消费的一次能源(一次能源是指自然界中以原有形式存在的、未经加工转换的能量资源,又称天然能源,如煤炭、石油、天然气、水能等),到2035年估计会取代石油,成为一次能源消费的老大。目前,全球的页岩气可采资源量约为215万亿立方米,中国也正迎来页岩气的革命。

金之钧说,中国近10多年来一直走在认识、开发页岩气的路上。国家层面,2010年成立了国家页岩气的研发中心,2012年成立页岩油气中心,加快推进页岩油气的勘探、开采工作;中石化、中石油在四川盆地、川东南地区、鄂尔多斯盆地等地都探明了页岩气的储量,正在逐步有计划地进行开发。在页岩气开发的问题上,应建立多种投资主体的合作开发机制,建立公益性的、公正性的监管体系,保证大规模开发页岩气的可持续性。

金之钧强调,在页岩气革命到来的同时,也要关注中国的页岩油开发。从世界范围内看,全球页岩油的资源量有1.4万亿吨,是常规石油资源量的3倍,所以人类不用担心没有石油用,要担心的是未来的替代能源会替代得多快。中国虽然已经开始尝试页岩油的开发,也成立了一些专门研究的中心,但还处在技术准备和探索阶段,技术上的阻碍和低油价的威胁是困扰我们的最大问题。

李英华:天然气将成为我国主体能源之一

国家能源局石油天然气司副司长李英华认为,今年5月党中央、国务院印发的《关于深化石油天然气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为天然气的未来发展提供了最重要的战略机遇,其后出台的《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进一步明确和细化了相关的任务和目标。

李英华说,目前我国天然气发展存在几个问题。一是关于天然气发展的战略定位还需要进一步凝聚共识。这里面有两个误区,有人认为我国天然气的资源禀赋差,不具备作为主体能源的资源基础,他们没有跟上“页岩引领发展”的基础理论和工程技术创新。还有人认为世界能源正从油气时代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变,天然气与可再生能源相比虽然清洁,但是毕竟还是含碳的,所以是过渡性和补充性的,发展潜力有限,没有认识到天然气具备成长为世界第一大能源的基础和潜力。二是关于天然气利用的清洁型亟待澄清。通过加快天然气的利用逐渐替代煤炭,使得煤炭的比重能够下降,进而使环境得到改善,这是毫无疑问的趋势。三是基础设施还相对比较落后,有待于完善。比如,全国每万平方公里陆地面积对应的天然气管道只有70公里,仅相当于美国的12%,还有全国三分之二人口覆盖的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四是市场机制不够健全,价格和补贴问题比较突出。比如,部分城镇燃气企业的开户费和服务性收费比较高,甚至成为企业的主要利润来源,终端用户没有获得改革红利的情况还不同程度的存在。五是对扩大天然气市场、解决现有矛盾的信心不足。

目前,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推动天然气成为我国主体能源,必须在以下几个方面下功夫。首先是加快天然气的利用。在城镇、城乡结合部、农村通过“煤改气”“压缩天然气”“液化天然气”等形式打通最后一公里,在发电、工业燃料升级、交通等领域大力推广天然气应用。其次是加快天然气的资源保障。加大国内的勘探开发力度和与煤制气、生物制气等多方气源的合作开发,落实“一带一路”倡议,优化和利用国外的资源组合。第三是加快基础设施的建设和管道互联互通。第四是建立健全天然气的储气调峰体系,落实主体责任。最后是深化油气体制改革。比如,可以探索加快有序的行业放宽准入,建立完善油气勘探权的竞争出让机制,严格执行区块退出和流转制度等创新举措。

涂建军:LNG是匹黑马

国际能源署中国合作部主任涂建军认为,全球的能源消费格局正在发生变化,从2000年到2010年的能源消费增量主要来源于煤炭行业,其中一半的增量又来自于中国,因为中国的煤炭消费量就占了全球煤炭市场的半壁江山。但最近6年情况发生了变化,能源消费增量中煤炭占比非常小了,而主要来自于可再生能源、天然气还有石油,这三种能源基本上占据了各三分之一的比例。

未来全球能源消费还会出现以下一些趋势:在发电领域、建筑领域和乘用车领域,石油的销耗量或是重要性会降低。比如电动车会广泛替代燃油型车,燃油型车的燃油经济性也会大大提高。但是无论在海运、陆路运输、航空和石化产品领域,石油被其它能源替代的困难还是较大,预计到2040年前,如果不出现大的突破性事件,世界石油消费量还是会增加的,但是增速会明显趋缓。另外,LNG(液化天然气)在未来全球能源市场的地位会越来越重要。在2000年的时候,LNG贸易只占全球天然气贸易的26%,最近已经超过了40%,到2040年将超过全球天然气贸易的一半,而且它与国家能源安全和防治大气污染息息相关。

涂建军强调,中国的能源转型要关注几个问题,一是要结合中国国情进行能源治理,探索有效的能源治理模式。二是石油安全不是能源安全的全部,天然气安全和电力安全要加以重视。三是LNG的快速发展已经成为第二次天然气革命的催化剂,中国油气改革的速度和深度要跟上这波浪潮。四是可再生能源崛起需要在系统集成及电力部门扩大应用等方面有所突破,不断调整固有的利益格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