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定价权呼唤天然气期货走上前台

来源:中电新闻网 日期:2017-08-29 09:23:24 编辑:刘召
天然气作为最清洁的化石能源,在我国能源转型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建立天然气期货市场,是促进我国天然气改革发展的重要手段。当前,我国已具备建立天然气期货市场的主要条件,但仍需各方共同努力和推进。

天然气作为最清洁的化石能源,在我国能源转型过程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建立天然气期货市场,是促进我国天然气改革发展的重要手段。当前,我国已具备建立天然气期货市场的主要条件,但仍需各方共同努力和推进。

亚洲地区亟须建立天然气市场

记者了解到,全球天然气市场由三大区域性市场组成,分别是北美市场、欧洲市场和亚洲市场,其中每个市场都有各自的机制特点。随着北美公司的扩张、现货贸易的发展、油价对天然气定价影响的降低,现阶段几大区域市场呈现出一体化趋势。

从全球天然气交易中心来看,主要有两种基本类型的天然气交易中心———实体中心(如美国的亨利中心)和虚拟中心(如英国的NBP)。中国、印度等国家发展和建设的主要是传统的天然气输送管道项目。亚洲地区无法形成统一的天然气市场,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释为何亚洲地区至今没有主导的天然气交易中心。从天然气需求增长角度来看,亚洲仍然是最具潜力的天然气消费市场。因而,新加坡、日本和中国等亚洲国家都在着手争取亚洲天然气市场的主导地位。

自2013年起,我国开始与主要天然气生产和进口国进行合作,并与日本、韩国和印度共同组成了四国联合机构。“这几年,四国联合机构就天然气市场的定价和亚洲价格,以及亚洲天然气市场的建设等一系列热点问题进行了研究。大家的基本观点是亚洲地区迫切需要一个天然气基准价市场,以对整个亚洲天然气市场体系形成非常重要的支撑。”上海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副总经理陆丰在近日召开的“2017年能源大转型高层论坛”上表示。

竞争天然气定价权优势明显

中国能否成为亚洲主导的天然气交易中心,取决于产业基础设施的建设和发展、天然气需求的增长潜力,以及内部市场的开采和供给现状。据陆丰介绍,我国建立天然气期货市场,基于多种因素。其中包括充足的市场规模、多样化的进口来源和没有明显的价格管控、发达的基础设施、第三方公平准入、产品标准化、相对成熟的货币体系和资本市场,以及相对完善的信息发布机制和相对明晰的法律环境。

目前,我国的天然气市场规模比较大。我国已是世界天然气第六大生产国、第三大消费国、第四大进口国。《天然气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到2020年,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例力争达到10%。2016年,我国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例为6.4%,距离10%的目标还较远。与国际市场相比,虽然我国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的比例较低,但仍处于高增长状态,未来我国天然气将有非常巨大的发展前景和空间。

天然气价格是困扰我国天然气市场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记者获悉,我国天然气的进口来源相对丰富,在进出口政策方面,已经没有原则上的限制,LNG和PNG都是自动许可进口的货物。“实际上进口设施的建设和发育程度直接影响了天然气市场化的根本发展。现在LNG的价格放开,PNG价格仍然存在限制。从天然气市场本身来看,短期贸易量不断增加,新的玩家在不断涌现,这都非常有利于天然气在价格形成机制方面进一步走向市场化。”陆丰表示。

下一步需建立信息发布机制

在陆丰看来,近些年中国市场上所讲的定价权,应该是市场本身的接受结果。某个市场或是国家在某一类商品上有定价权的话,就需要在相应的国际市场中占有一定份额,并且有很好的信息发布机制。以原油为例,美国IEA发布的数据、OPEC的数据以及其他石油公司的重点数据发布,都对油价产生了直接影响,体现了对价格的影响力。

我国在天然气和原油的信息发布方面,缺乏长期的数据积累,国内发布的价格对国际原油和天然气价格产生的影响非常小。“在我国市场规模和国际市场存在脱节的情况下,下一步需要建立完善的信息发布机制,这对市场竞争具有非常好的作用。”陆丰建议,在信息发布方面,管道运营企业要联合国家发展改革委、统计局、海关等国家部委,对储气储运设施做好公开,公布管输计价,推进天然气由按量计价向按热值计价转变,建立中远期现货交易市场。

此外,我国建立天然气期货市场还存在产品标准化等方面的不足。我国人民币国际化还处于发展中,没有完全实现人民币国际化。“下一步,我国应建立天然气期货市场的基准价市场,需要各方共同努力和推进,形成一个非常完善的市场体系。”陆丰说。

天然气期货市场推动良性发展

我国天然气行业经历了数次改革后,市场化定价机制不断完善。7月4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加快推进天然气利用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逐步将天然气培育成为我国现代清洁能源体系的主体能源之一。业内人士认为,该政策在完善天然气价格机制、健全市场体系、加强基础设施和管道的互联互通,以及综合储气调峰体系建设方面,为中国天然气的市场发展做出了一个比较理想的中长期规划。

7月12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了《中长期油气管网规划》(以下简称《规划》),旨在统筹规划、加快构建油气管网体系。《规划》提出,到2020年,全国油气管网规模达到16.9万千米,储运能力明显增强。陆丰表示,《规划》为我国天然气管网建设提供了非常好的前景,有利于我国在今后的几年内形成一个类似于北美比较发达的、以干线为支撑的全方位的管网建设,特别是接线能力和储存能力,以及调峰能力都很重要。我国应尽快落实《意见》和《规划》的相应内容,按照国家目前的计划,2030年之前逐步形成一个类似于欧美市场的完善的基础设施。

以期货、中远期市场现货为基础,建立天然气期货市场,是我国促进天然气改革发展的重要手段。专家介绍,期货市场主要实现的是价格发现功能,套期保值会为天然气投资市场提供一个投资工具,中远期现货市场主要是实现区域性资源的再分配和现货市场的必要补充。

建立天然气期货市场,形成天然气基准价,对整个中国天然气市场发展将形成良性推动作用。“在宏观方面,会使亚洲形成一个天然气基准价市场的核心目标,解决中国、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进出口天然气大国在亚洲地区的天然气定价问题,消除我们现在和欧美之间存在的巨大亚洲溢价对天然气市场正向发展带来的不利因素。在中观层面,可以推动石油天然气产业市场化和国际化改革,这也是我国当前产业转型所面临的一个最大的改革方向。在微观方面,可以为整个燃气企业和投资者提供风险对冲和投资组合的选择工具。”陆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