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能源部:天然气是煤电退役的主要推手

来源:第一财经研究院 日期:2017-09-05 13:11:38 编辑:许雷
备受期待的美国能源部电网稳定性报告终于在上周发布。过去15年中,美国的电力结构出现较大变化。目前,煤电、核电与水电承受着较大的财务压力,天然气的崛起是其中的关键因素,其冲击力甚至超过了可再生能源。部分燃煤电厂的退役是顺应电力市场的趋势,这与特朗普政府或此份报告作者的立场无关。

备受期待的美国能源部电网稳定性报告终于在上周发布。过去15年中,美国的电力结构出现较大变化。目前,煤电、核电与水电承受着较大的财务压力,天然气的崛起是其中的关键因素,其冲击力甚至超过了可再生能源。部分燃煤电厂的退役是顺应电力市场的趋势,这与特朗普政府或此份报告作者的立场无关。

8月23日,美国能源部发布了延期已久的电网稳定性研究报告。今年4月14日,能源部长佩里(Rick Perry)签署备忘录,直接下令对美国电网的稳定性进行评估。备忘录的内容和语气都暗示着,这项研究的成果将不可避免地为燃煤发电带来利好,煤电企业可以拿着报告的结论向银行证明,燃煤电厂需要联邦政府的帮助来保持运行。

如今报告已经发布,但出人意料的是,其中并没有太多令人吃惊的内容。报告没有为饱受财务压力的燃煤电厂提供多少技术支持,考虑到之前备忘录的内容,这一点的确让人意想不到。

这份报告检视了目前正在进行的电力行业变革,并尝试回答以下问题:是什么驱动了发电技术的变化?这些变化将在多大程度上削弱美国电力供应的稳定性?

今年7月泄露的报告初稿明确指出了驱动电力行业变革的多种因素。在这之前,能源部、国家实验室、电网运营商和其他研究机构的许多成果中都提及了这些因素。初稿表明,低廉的天然气价格是煤电与核电厂遭受财务压力的重要推手,这也改变了电力系统中各类发电技术的占比。报告初稿还发现,许多燃煤电厂并非是“过早”退役,可再生能源虽然加剧了这一问题,但并未直接导致燃煤电厂的关停。

许多人都想知道,这些可信的技术资料是否会在终稿中遭到选择性遗弃,以便为不同的论述提供支持。但最终的报告给出了类似的结论:

天然气是煤电、核电遭受财务压力的关键驱动因素,其影响力远大于电力需求增长的阻滞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许多电厂的退役与市场的变化趋势相一致,并非所有的退役都应引起强制关停的担忧;

目前美国的电力系统组成比过去更加多样化;

一些州重视电力行业的就业机会和清洁化等因素,并出台政策予以支持,但这与联邦监管的电力商品市场之间会产生摩擦;

变化中的电力系统需要更具灵活性的电源来保障稳定性,但波动、间歇的可再生能源并不一定会破坏电网的稳定性;

目前,极端天气已经对电网的运行带来挑战。考虑到电力行业正在发生的其他变化,未来电网面临的挑战将会更大。在支持更现代、更具适应力的电网方面需要更多的研究;

天然气和电力行业之间需要开展更大程度上的协作。

笔者之前在多项研究中也得出过同样的结论,但能源部的报告中仍有一些显著的不同。首先,能源部报告中对极端天气下维持电网的稳定性着墨甚多,但“气候”或“气候变化”只在这份长达155页的报告中出现过一次(在描述特朗普总统“促进美国能源独立和经济发展”行政令的段落提及,该行政令要求废除某些与能源和气候相关的政策)。

同煤电一样,核电与水电也在电力批发市场中面临财务压力,能源部提议对一些电厂提供合适的补偿,但报告中与气候变化相关内容的缺失将削弱能源部的号召力。核电与水电设施在发电过程中可以达到零碳排放,但对此进行适当补偿的电力批发市场却很少。报告中缺乏指出上述事实的意愿,能源部也因此失去了支持市场改革的一次机遇。另外,这也加深了外界对这份报告“支持煤电”的印象,并且和特朗普重振煤炭的口号相吻合。

最后,报告的大部分政策建议是有价值的,立场也相对温和。但在其中一条“能源主导”的建议中,能源部承诺将支持特朗普的能源行政令。还有一条关于基础设施建设的综合性建议,表明能源部要和其他联邦机构一同加快核电、水电、煤电、先进发电技术以及输电网络项目的许可,并降低整个流程的成本。这种观点在华府算不上是什么新闻。然而,在输电网络、液化天然气、输气管道、核电和煤电项目的选址、许可与核准的环节中,监管法规的变动会给新任政府造成法律、政治和时间上的挑战,能源部的报告中并没有着重强调这一点。

讽刺的是,这份报告并未给煤炭的支持者提供实质性的依据。报告建议美国环保署应放宽新建燃煤电厂资源评估和现役电厂改造的政策。毫无疑问,这些建议早已上了环保署长普鲁特(Scott Pruitt)的办事议程,但改变不会来得迅速或轻松,并且也无法为财务重担下的燃煤电厂提供多少慰藉。

就在上周,能源部决定不对俄亥俄州的燃煤电厂动用紧急授权,不以保障电网稳定为由,要求燃煤电厂保持运行。无论特朗普政府的态度如何,这份报告都不会给重振煤炭的行动带来实际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