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传卫】走分布式发展之路 迎能源互联网时代

来源:互联网 日期:2017-03-07 15:02:36 编辑:何藏磊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工商联副主席、明阳新能源投资控股集团董事长、广东明阳风电产业集团董事长张传卫做客中国经济网“中经两会之夜”栏目。中国经济网 陈昊明/摄

中国经济网北京3月6日讯(记者 李方)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工商联副主席、明阳新能源投资控股集团董事长、广东明阳风电产业集团董事长张传卫3月5日做客中国经济网“中经在线访谈特别节目”时指出,新能源要从规模开发转变到分布式开发,即走向能源互联网,能源互联网的时代会很快到来。

张传卫指出,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际上就是新旧能源的转换问题,一个是旧能源的退出问题,一个是新能源运营模式、开发机制、投资机制的转变问题。目前处于化石能源和新能源的博弈当中,于是出现了弃风、弃光、弃水的问题,一边受污染之害,但是还离不开火电、煤电。

“我们毕竟有一定规模的火力发电装机,还要进行大规模的风电、太阳能的开发。在这个过程中,煤电如何有效退出,在未完全退出的时候如何进行清洁化和节能化改造。煤电不可能立刻退出历史舞台,这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要逐步成长和替代。”张传卫表示,在这个过程中体制、机制和法律如何从宏观层面上进行设计,加速推进新能源的开发建设和供给,有效使化石能源有秩序、有规律退出和减少,都是要解决的问题。

在张传卫看来,新能源行业在推进供给侧改革中最大的难点在于新能源开发初期走的是“大电站”、“大基地”的老路,建成以后仍需要远距离输送,但电站建设的周期短于电网建设的周期,建设速度和接纳消纳的问题凸显。

那么,该如何解决这一矛盾问题?张传卫表示,首先是要把量做上去,要在建设模式和开发模式上进行变革,要从过去规模开发转变到分布式开发,在市区、城镇进行屋顶太阳能、鱼塘太阳能、大棚太阳能的装备建设,在村镇布置风电厂、风电整机搞风光互补发电。

第二,要过去的三北地区要向中东部地区推进,因为东部地区电力消耗比较多,环境污染比较严重,对清洁能源需求迫切;还要从陆上到海上发展。

“生产方式和生产地点都发生了变化,这里面输电的概念就会逐渐淡化,可能会逐渐走向发电、配电和售电一体化。”张传卫表示,新能源分布式的发展就走向了能源互联网,能源互联网的时代会很快到来。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这里是中经在线访谈,聚焦2017全国两会特别节目,现在来到演播厅的嘉宾是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工商联副主席、明阳新能源投资控股集团董事长张传卫先生。
张传卫:大家好,网友们好。
主持人:今天十二届人大五次会议开幕了,李克强总理做了政府工作报告,政府报告当中关于能源问题的表述一定是您关注的重点之一。报告当中提到,2017年要淘汰、停建、缓建煤电产能5000万千瓦以上,以防范、化解煤电产能过剩风险,提高煤电行业效率,为清洁能源的发展腾出空间。您对这样的描述有什么样的感受呢?
张传卫:这是一个很振奋人心的事情,实际上也是中央推进能源供给侧结构深化改革重大的举措,停缓关5200万装机的煤电,这个数字就是为清洁能源、可再生能源让出可发展的空间,政府工作报告,实际上就是回应发展的关切,在治理环境这一章节中,蓝天保卫战重要的一个就是解决煤质能源、遏制化石能源的问题,如何提高可再生能源的比重。同时政府工作报告第一次提出来要有效地解决从机制上、技术上来解决弃风、弃光、弃水的问题,一个大国的政府工作报告把这么具体的问题拿出来解决,可想而知中央政府下大力度解决一些瓶颈性的约束可再生能源发展的问题的决心。应该说是标志着中央下决心在能源供给侧结构改革上面能够下重手。
主持人:我也注意到了,像您刚才说的,报告当中提到的,抓紧解决机制和技术问题,优先保障可再生能源发电上网,有效缓解弃风、弃光、弃水的问题。您听了这个报告,信心是不是很足了呢?
张传卫:是很足。可再生能源的风电、太阳能发展,还是高效率、高水平的。总结来看,过去的10年时间,在十一五和十二五两个五年计划时期,中国的风电,中国的太阳能从全球的排名是找不到的,用了10年时间,特别是最近5年,中国的风电和太阳能一直保持全球当年新增装机容量第一的地位。以前无论是技术、装备、投资、运营和规模都在世界上都没能体现一个大国,一个能源消费大国的地位。到2016年底, 风电和太阳能发电已经达到2.2亿的总装机规模。就装机规模上来看,在整个电力装机规模中接近13%的水平。在整个电力生产中的贡献的电力容量中已经接近4%,这个水平是相当高的。而以煤为主要燃烧值的发电,过去一年减少了将近4%。实质上去年的能源供给侧改革是卓有成效的,中国新能源无论是装备的发展,技术水平,还是总规模是世界第一的。着眼全球来看,新能源成为继高铁之后在世界经济和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亮丽的中国名片。
主持人:您也提到了供给侧改革卓有成效,现在很多行业都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在能源行业里面,供给侧改革的特点有什么可以给我们介绍一下的?
张传卫:化石能源和新能源还处于博弈状态,新旧能源转换过程中。2015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已经就提出能源生产和能源消费是一场革命,那么这个革命是什么?实际上就是化石能源时代将被新能源、清洁能源、可再生能源进行替代。而就仅仅5年时间,可再生能源从过去的补充能源到现在已经完成了从补充到替代的角色,虽然比重不是太大,但是角色发生了变化。而且这种全球大势,尤其是中国五大发展理念,对绿色发展、生态文明建设,对清洁能源、能源清洁化、低碳化、去碳化的要求特别迫切,特别是人民群众感受到的重污染问题、雾霾问题,还有气体排放问题,都在影响人们的生活、生存的质量,这一点大家非常重视。
在新旧能源的转换过程中,从供给侧来讲,我们毕竟有一定规模的火力发电装机,也就是煤电的装机,我们还要进行大规模的风电、太阳能的开发,在这个过程中,煤电如何有效退出,煤电在未完全退出的时候如何进行清洁化和节能化改造。煤电不可能立刻退出历史舞台,这需要一个过程,而且这种过程是很漫长的,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是要逐步成长和逐步替代,在这个过程中,在体制、机制和法律上如何从宏观层面上进行设计,加速推进新能源的开发建设和供给,然后有效使化石能源有秩序、有规律进行退出和减少,这是一个问题。
主持人:就像您刚才说的,虽然现在新能源在所有的能源当中占的比例不是很高,但趋势是很好的。看人要看气质,看一个行业的发展要看趋势。在您看来,目前我们在能源行业里面,推进供给侧结构改革,最大的难点在什么地方?哪些是我们亟待突破,一直很难推动,必须又要不停推它的地方?
张传卫:我们过去在发展火力发电的时候,我们都是很集约化、规模化和电站式的。建火力发电厂从以前的30万、60万机组,现在到百万机组,单机规模很大,基本上建好了以后,通过发电、输电和配售电实际上分工很清楚的。大家都知道,发电机有5大发电机厂,两大电网公司,还有其他的发电集团。新能源不同,它的属性是遍地都有风,遍地都有光,但是我们在开发新能源初期,我们还是走的是大电站、大基地建设,大风电厂、大太阳能发电站,建了以后,仍然用远距离输送,但是建设电站的周期短于电网建设周期,电站建成了电网还没建成,我们现在的火力发电可以靠近城市建电场,造成了长三角地区、黄三角、珠三角地区经济发达、用电最多,人口密集,火电厂都在周边建的,排放污染了城市,就出现了雾霾,也是一个主要雾霾的贡献者。现在的风电和太阳能没办法,只能是在有风的地方,比如说西北地区,华北地区,内蒙古北,还有东北,三北地区都是风电、太阳能最好的地方,可是这个地方人烟稀少,而且工业欠发达,电力消耗能力有限,又必须远送,这就存在着刚才我说的建设速度和接纳消纳问题都凸显出来了,现在提供给侧改革,第一是要把量做上去,要在建设模式和开发模式上要进行变革。要从过去规模开发转变到分布式开发,在市区、城镇进行屋顶太阳能、鱼塘太阳能、大棚太阳能的装备建设,在村镇布置风电厂、风电整机搞风光互补发电,这就是从生产方式布局上发生了变化。
第二,从过去的三北地区要向中东部地区推进,因为东部地区电力消耗比较多,环境污染比较严重,对清洁能源需求迫切。还要从陆上到海上。太阳能还有中西部地区推进太阳能风电清洁能源精准扶贫计划,也是一个解决方案。生产方式和生产地点都发生了变化,这里面输电的概念就会逐渐淡化,可能会逐渐走向发电、配电和售电一体化,过去是做不到发电、配电、售电一体化的,像互联网一样,电商不需要开店,通过一个平台让生产者和需求者直接完成了对接,中间是交易平台。新能源分布式的发展就走向了能源互联网,所以我们说能源互联网的时代会很快到来。
我们谈到能源供给侧结构改革,实际上也是新旧动能的转换,模式的转换,在这个过程中,就出现了弃风、弃光、弃水的问题,一边受污染之害,但是还离不开火电、煤电。中央这次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北方地区全部淘汰地级以上城市建成区燃煤小锅炉,让出发展空间给新能源,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和解决弃风、弃光的问题。
主持人:发展新能源并不是说仅仅是把原来的煤炭直接换成风就可以了,还是在思路、布局,整体框架上都要进行一些调整、转变。
张传卫:就是运营模式、开发机制、投资机制的转变,能源电力提供模式变化了。紧接着还要介绍一个情况,新能源最终是形成新的模式,新的模式是家庭也可以建电站。
太阳能和风能在一个村庄可以建风光互补的小电站,谁来出资,也可能是村民们?用他们的土地、房顶、鱼塘、蔬菜大棚、田间地头装成风电太阳能,他们参加股份,我们提供设备、提供技术,提供解决方案,提供全生命周期的服务,甚至我们融资。这样既解决绿色城镇建设问题,推进新型城镇化,又可以解决扶贫、脱贫问题,很精准。我们现在在推进这个计划。我提出了一个理念叫做新能源的普惠制,人人能生产能源,人人都受益新能源,人人都分享新能源发展带来的成果。不是吗?你们家庭来生产能源,再也不需要大电站,电站可大可小,可地面、可屋顶、可下水,非常灵活,然后,你们家里面的用电很便捷了,同时也便宜了。然后,你利用这个平台用不完的电卖到电网上面去,你还有收入了。然后,家庭有劳动力经过技术培训以后还可以作为运行维护工人,还能解决就业问题。这样的事情可能在下一轮的新能源开发和新能源的生产供给侧会发生这样的变化。它可能是供需一体化,产供销一体化,家庭是生产者也是分享者。同时我们通过他们的劳动,会使农业现代化进程加快,有好多地方,因为受到电的限制,农业的规模化、现代化、深加工推动不了,因为成本高,靠远距离输送电成本会高。而且,由于农村很多偏远地区、贫困地区整体上输送远距离输电,电损、电耗带来的每一度电的价格是偏高的。如果我们采取分布式,在农民家门口、房顶上都建上电站就很便捷了。我们到了一些地区调研,一些家庭因为电不稳定,空调不用,尤其是到了冬天,是没办法用电暖气的,制暖空调也用不上,因为电太贵。第二个电输送不规定,带来他用现代化的电器是不安全的,是不可靠的。有这样的分布式电站的话,人民的生活质量也会发生革命性的变化,既脱贫可能又致富,还推进了乡村的文明化进程,其实还带动了我们的内需。所以这样的事情比“村村通”和农村电网改造更迫切。所以能源生产、消费的革命是这么来的。能源供给侧改革也是这样,能够以普惠制使更多人能分享和受益于新能源是有巨大的意义的。
主持人:您讲的普惠制,确实给我们感觉是一举多得的美好蓝图?
张传卫:同时这种蓝图是可复制的,我们“一带一路”走出去,“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多数是发展中国家,他们对新能源的渴求是很迫切的,但是他跟中国同样面临一个清洁能源价格高的问题。新能源好吗?很好。但是新能源很贵我们用不起。我曾经跟南非的能源部长,印度的新能源部部长,罗马尼亚能源署署长接触过,他们表示,我们的财政非常有限,我们补不起新能源的补贴,我们想告诉你的是,我们有很强烈的新能源需求的市场,你们可以来投资,可以来建设,我们欢迎你们来制造设备、建发电站,甚至直接卖电。但是,不需要补贴,补贴是做不到的,我没有那个能力,电价大体折合人民币4毛一度电,这个可以,有多少我们可以做多少,没有门槛的。但是差不多1块钱人民币一度电我们是用不起的。
我曾经写过人大的建议是用新能源点亮新丝绸之路的建议,其中就谈到“一带一路”国家,这些国家风光都很好,中国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我们输出的技术、输出的装备,不能够走过去西方国家的老路。上世纪西方在工业化进程中一些发达国家先发展起来了,输出到发展中国家的贫困国家的工业装备都是污染环境的,把污染的装备、落后的装备输出。而我们是要把先进的技术、先进的装备、绿色的装备、清洁的装备,输送到“一带一路”的国家。也就是用新能源来造福于“一带一路”的国家。同时也使中国的技术、装备和产能能走出去。
我觉得新能源在“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中将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而且我以为市场非常庞大。
主持人:据我了解,明阳已经在“一带一路”沿线有了一些项目,现在发展的情况怎么样?
张传卫:按我刚才所说,我们必须有非常好的技术,使每一度电的成本降下来,我们必须能够用最好的商业模式,使这些服务和设备更加高质量,更可靠,用更低的成本,达到更高效的运行,服务这些国家。我们在推进中亚地区的合作,现在谈泰国,也在谈越南,同时也和中东欧的国家和地区谈合作,我们都在加速推进计划,进展是有效的。我们以为这是中国“一带一路”战略重要的领域和产业。
主持人:我看到您今年有一个建议,中国有责任和义务制定中国模板的游戏规则,为世界提供中国的创新解决方案,在新能源这个领域,这件事怎么样落实才能够比较顺利实现这个目标?
张传卫:我刚才说如果走普惠制,是造福大众的。我们的技术、产能到你这个国家来分享,分享我们的技术成果,分享我们的发展成果,我觉得这就是中国的解决方案,很符合习总书记用中国的方案来解决世界的问题,我们不是带来了污染,我们没有把煤电大规模输送到哪里,把落后的产能、落后的装备输送到你那里,我们卖过去都是最先进的风电太阳能板、控制技术、电网技术、运行技术,甚至数字技术一体化拿过去了。
主持人:真正有价值的财富的分享。
张传卫:是。因为既不影响国家安全,又是造福他们的老百姓,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主持人:听了张代表的讲述,我们对新能源发展有了比以前更加清晰的认识增加了信心。由于时间的原因,我们今天聊到这儿,非常感谢张代表的光临,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中国经济网传递有价值的信息,我们下期见。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