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王玉锁:气源不缺,关键是气价!

来源:互联网 日期:2017-03-13 10:54:59 编辑:何藏磊
既务实又创新,是业内对全国政协委员、新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王玉锁最多的评价。两会期间,中国能源报记者采访到王玉锁委员,他认为在减少环境污染方面,天然气在“十三五”时期一定会比“十二五”时期取得更大的成绩。对于即将到来的天然气时代要面临的困难和机遇,他的思路和目标也很明确。

天然气发展空间巨大

中国能源报:作为化石能源中的低碳能源, 天然气已成为重要能源选择,潜力无限,那么天然气如何提速发展?

王玉锁:无论从国家能源转型、当前环保形势还是目前资源情况,都应该大力支持发展天然气。我国当前大力推进清洁能源,其中最现成的就是天然气。未来天然气在一次能源消费中的比重肯定会提高。不过,传统能源发展受资源控制影响较大,此前天然气勘探开采量都不够,整个天然气产业链体系也都没有建立起来。

不过得益于长期的勘探积累,现在全球天然气资源量是石油的3倍左右。且目前开采量也很大,很多跨国油企正致力于在天然气开采上下功夫,天然气产业链已经成熟,特别是很多国家已形成完整液化天然气产业链。可以说,目前天然气大发展的时机已经到来。

当前严峻的环保形势为天然气发展带来巨大空间,去年,煤改气成为城市燃气企业的一块主要市场。在减少环境污染方面,我认为天然气在“十三五”时期一定会比“十二五”时期取得更大的成绩。

中国能源报:京津冀地区鼓励清洁能源的应用以及禁煤区的划定对天然气而言也是一个很大的发展机会。目前看来,在这些地区推进清洁能源天然气的应用情况如何?有哪些问题?

王玉锁:禁煤区是中央政府开展的试点,但我认为规划是难点。目前是按环境空间划分,而非行政区域划分,在真正落地时行政区域的组合是个大问题。

能源发展要有规划,其中牵扯的管理也是个大问题,比如天然气管道铺设,究竟由哪个行政区域负责?在河北,省长亲自抓禁煤区煤改气推进,可能力度就大一点。此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老百姓的安全意识,同时企业也要做足安全工作。

中国能源报:天然气增量市场,除气代煤外还有哪些?

王玉锁:我认为,最大的还是在工业,此外还有热电联供,居民用气占比并不大。

持续推进天然气市场化改革

中国能源报:天然气价格市场化的最大问题在哪?

王玉锁:如果抛开农村,只看城市是没有问题的。

目前我国天然气上下游价格仍然不能联动,比如上游涨价,下游经常滞后调整,由此给城市燃气企业带来的损失就很大,反之亦然。不过,现在部分城市已经开始联动,相信天然气价格市场化体制一定会慢慢理顺。

中国能源报:气化农村辐射范围大,有无难点?您觉得理想的气化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有无时间点?

王玉锁:确实有困难。一是经济上的困难,老百姓愿意使用干净清洁便捷的天然气,但面对由之带来的成本上升,老百姓往往会退缩,这就需要政府一定的补贴来支持老百姓用气;二是向农村地区普及宣传教育。现在最关键的不是气源问题,而是要进一步理顺天然气定价机制。

我国沿海岸线建设的LNG码头接收站到明年将有十几个,即LNG进口能力是足够的。同时我认为,在相对比较偏僻的农村修大管线肯定不经济,小型LNG站“点供”是最合适的。不少城市最开始用天然气也是从LNG开始的。

中国能源报:天然气发展需要什么样的城镇燃气配套改革措施?

王玉锁:从实践来看,最好是天然气价格联动机制能够建立起来。其次推动城市燃气企业向综合能源企业转变,向综合能源企业发展也符合我国目前多能互补发展的战略需要。

中国能源报:作为进口LNG的“第二梯队”,城市燃气企业进口LNG还有哪些制约因素?

王玉锁:首先,民营企业还没有形成LNG进口的“第二梯队”,主力还是国有企业,但民营企业进口LNG已经开始,国家也很支持。要真正形成第二梯队还需要进一步推进市场化。

新奥面临多重发展机遇

中国能源报:分布式能源会在“十三五”期间有怎样的发展前景?

王玉锁:分布式能源发展空间很大。首先是装备业会有很大发展,从集中到分散的转变考虑的是能效问题,而提高能效最关键的就是装备。现在小型能源转化设备已非常先进成熟,能效管理水平也大幅提升。

其次,能源无论是一次转换还是二次转换,离客户越近越好,其效率也越高。再次,互联网或物联网技术完全可以推动小型分布式能源的发展。随着电改、多能互补等工作的推进,我认为分布式能源慢慢会成气候。

中国能源报:国家能源局新近批复的32个多能互补示范项目中,新奥就有两个,请介绍下新奥的未来发展规划。

王玉锁:现在大家讲传统能源结构调整,往往是站在生产侧思考问题。国家讲“四个能源革命”——能源生产革命、消费革命、技术革命、体制革命,是有逻辑的。

我认为一定要转换思维,新奥的逻辑基础就是要从消费端开始。

整体上看,新奥做的就是物联网,就是把能源的使用端和转化端结合起来,也就是说物联网是未来一个大趋势。在技术创新方面,新奥从2007年开始探索整体解决方案的设计,两年探索期交了很多学费。

2009年国内开始关注系统能效时,我们就开始技术准备,迄今已有8年,这些技术包括“泛能芯”、泛能能效平台(包括基、站、微网、泛能云平台等一系列技术,极大地提升了能效。我相信新奥的两个多能互补项目效率将是最好的,接下来我们也会继续稳步推进。

中国能源报:生物柴油、LNG等替代交通能源的前景?京津冀封闭推广生物柴油是否具有可行性?

王玉锁:我认为,油价低于80美元时,生物柴油基本做不起来。新奥也在做生物柴油,但必须在油价达到80美元以上才能有所发展。新奥做的微藻生物柴油涉及生物能源、碳碱排和农业生产三位一体,但是像原来的甲醇、乙醇等二代生物质能源在目前经济形势下是不行的。

中国能源报:在“一带一路”沿线,新奥是否有落地的项目?

王玉锁:我们的想法是不介入陆地“一带一路”油气项目,因为“三桶油”已经推进得很好了,新疆广汇也有优势做。

我们参与海上的“一带一路”油气项目,新奥并购了澳大利亚桑托斯LNG项目,我们买的不是资源,而是能力。将来我们要用这一团队去做东南亚、非洲、印度市场。

中国能源报:新疆开放油气上游市场,您是否有意向参与?

王玉锁:目前还不能确定,我们还在一点点整合。新奥已经介入了海外油气的上游,已累计有1400万吨的权益LNG,可以说新奥已经组建了一条完整的天然气产业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