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会】20位石油大咖在“剑桥能源周”说了啥

来源:油气经纬 日期:2017-03-14 13:26:52 编辑:刘召
过去15年,中国的石油需求增长率、石油消费强度和消费弹性系数均在下降,未来中国的需求将会维持一个中低速的增长态势,石油消费需求将呈现低增长、低消费和低污染的特征。

第35届剑桥能源周(IHS CERAWeek)2月22~26日在美国休斯敦举办,来自全球50个国家和地区的2800多名政府官员、能源企业高管、咨询公司和金融机构分析师以及学者出席活动,与会代表涉及油、气、煤、电、核能及可再生能源等多个领域。

与会代表围绕如何应对低油价挑战,广泛交流对市场前景、投资、成本、技术、监管政策与地缘政治等议题的看法,回应巴黎气候大会提出的环境关切,探讨新的竞争策略和新的工业结构。

1. CERAWeek上的中国声音

剑桥能源周5天会议安排了120多场主旨演讲、圆桌会议及战略对话,会议安排超过300位演讲嘉宾发言。中方演讲嘉宾包括:中国石油董事长王宜林、国家电网总经理董事长刘振亚、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钱兴坤、中国石化石油勘探开发研究院专家丁峰、中国石化经济技术研究院副总工程师刘灵丽、外交部对外政策顾问组成员吴建民等。他们演讲的话题涉及:中国石油企业的转型升级、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中国的石油需求展望、非洲油气上游业、炼油业未来以及中国“一带一路”构想等。

中国石油董事长王宜林说,当前中国经济的发展已步入新常态,但中国依然是拉动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中国石油将坚定不移推进转型升级,秉持开放精神和互利共赢理念,致力于与各国企业扩大合作,发挥负责任的建设性作用,努力成为全球同行的优选合作伙伴。

对于中国未来的石油需求状况,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副院长钱兴坤分析说,过去15年,中国的石油需求增长率、石油消费强度和消费弹性系数均在下降,未来中国的需求将会维持一个中低速的增长态势,石油消费需求将呈现低增长、低消费和低污染的特征。

2. 悲观还是乐观

科威特前石油部长萨巴赫联想起上世纪80年代中期油价下跌说,那时油价跌到5美元/桶,为了保证国家现金流,“原油价格便宜也得卖,政府指望着石油收入,我们真的别无选择”。当前石油市场过剩不会马上消退,他估计摆脱当前低迷行情要等7~10年。

墨西哥国油出口贸易主管拉霍斯也说,主要石油生产商仅靠减产无力应对当前供应过剩,需求不确定因素主要看中国,供应不确定因素主要在美国页岩油。全球经济减缓,复苏将延迟到明年或更晚,尽管如此,今年油价有可能稳在45~65美元/桶。

与多数悲观论调不同,挪威国油(美国)公司总裁赖伊坦说,油价下跌每20年发生一次,当下是一个机会,否则你就没有紧迫感,下一个10年的赢家要在当下塑造。公司要对页岩和深水项目进行调整,寻求资本最佳配置,能灵活地应对一定油价区间。作为挪威国油前CFO,赖伊坦对前景乐观,认为市场未来要吃紧,石油需求会很大。

3. 欧佩克PK页岩油

欧佩克秘书长巴德利说:“我们不知道如何与美国页岩油业共生。”控制着全球40%原油产量的欧佩克,从未遇到像美国页岩油那样,能快速应对油价变化的供应源。油价稍有增加,页岩油减产就马上恢复。预计,美国页岩油今年减产60万桶/日,明年再减产20万桶/日,但2018年将会增加。即使保持低油价,2015~2021年美国原油产量将增加130万桶/日。

但作为巴肯地区页岩油的主要生产者,赫斯公司CEO赫斯说,页岩油并不像欧佩克所担心的那样“反应迅速”,恢复生产需要足够的钻机和人员回归重启生产。此外还有财务问题,公司13年来首次亏损,因此先要解决亏损问题,才能再度投资。

最近,欧佩克与俄罗斯同意冻结1月产量水平,另有其他产油国附和。巴德利说,新政策要经过三四个月的评估,看看效果如何,如果成功,再决定未来的步骤。低油价使公司过度削减新开发项目开支,从而播下未来“极高油价的种子”。道理很简单:现在没投资,未来就没供应;市场没供应,价格就会走高。

4. “超大”将会怎样

壳牌以640亿美元并购BG做大,埃克森美孚收购页岩区块稳定扩张,二者已成为“国际超大石油公司”。与它们相比,雪佛龙、道达尔、BP、康菲和埃尼只能算中型国际大石油公司了。丹尼尔·耶金说,继国际大石油公司时代之后,埃克森美孚与壳牌的扩张可能标志着石油工业的“下一章”。

埃克森美孚CEO蒂勒森说,凭借现金流的规模和多元化,公司对整个周期都有投资信心。壳牌CEO范伯登也表示“我们无疑将看到最好的公司诞生”。埃克森美孚和壳牌去年现金流均超300亿美元,油气产量分别为400万桶/日和370万桶/日。两公司都有庞大的炼油化工业务,下游收入帮助平衡了上游薄利生产。

然而,油气价格暴跌迫使两公司削减开支,撤出一些高成本高风险的大项目。壳牌退出加拿大一个8万桶/日的油砂项目,埃克森美孚去年投资减少了25%。高盛分析师维格纳说,过去资本稀缺,规模很重要,做大有优势,过去15年业界一直谋求做大。如今则需要灵活性、降低成本。伍德麦肯锡副总裁埃拉科特也认为,壳牌和埃克森美孚的问题在于规模太大,需要有较大项目运作。

5. 中型公司怎么办

赫斯公司CEO赫斯说,公司去年赤字1000亿美元,今年还会亏损1000亿美元。30美元/桶油价干不了什么,最好还是让原油留在地下,公司运作重在价值不在数量。公司目前只开2部钻机,而两年前开了17部。公司当前开支主要用于长期项目,如马来西亚天然气项目(2017年),墨西哥湾深水项目(2018年)。

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CEO维尔马说,公司遵循3条原则:维持资产负债表平衡,维持作业能力,维持长期增长选项。油气行业是长期事业,但人人只考虑眼前。公司正在调整资产组合,只待市场恢复,他看好4个关键区域:俄罗斯、委内瑞拉、加拿大和拉美。

阿根廷国油(TPF)CEO加卢西奥说,公司要持续寻求先进技术与合作伙伴。YPF当前伙伴主要是雪佛龙、陶氏化学和马来西亚国油,我们也需要新的伙伴。“相信公司将成为走出低迷的大赢家,因为相比其他公司,YPF裁员不多、活动减少有限”。

Suncor能源董事长兼CEO威廉姆斯说,加拿大油砂业的历史不过10年,业界对油砂经济理解还不深。公司几乎脱离了一般意义的石油业,我们的业务不是勘探、开发、生产,而是长期资本投资项目,要持续理顺项目,追求卓越经营,更多投入环境解决方案。

6. 数字环境下技术创新

BP集团新任副CEO麦凯说,业界当前处于35年来最严重下行通道,技术利用在此时十分重要。BP所做的每件事,实际上都与技术有某种联系,要使技术发挥作用,必须实现一定的规模。BP特别着力于地震成像等生产技术,在沙特、加拿大寻找大型资源基地,近期按50~60美元/桶油价努力平衡现金流。

康菲CEO兰斯说,他经历过6个下行周期,相信市场将会复苏。公司今年计划集中搞那些投产快、投入较少的项目,要以低成本、周期短的项目度过行业下行周期。信贷市场紧缩加大了公司的财务压力,公司虽然裁员,但保留了技术实力,一旦油价恢复,就能运作主要项目。

兰斯说,康菲把当前作为提高员工技能的时机。业界借助大数据、云技术、分析技术、超级计算机,以较少的金钱获得较多产量,提高效率和生产力,加强安全管理。重视数据是油气文化的转变,新数字环境可提供转变路径,数字化将通过协调公司和供应商,改变油气商业模式,“我们要更加聪明地运用数据,其能力是难以想象的”。

7. 企业需要创新型人才

沙特阿美上游高级副总裁阿尔卡赫塔尼说,未来上游业的走向将取决于决策者、监管者和消费者的选择。人力资源短缺十分严峻,员工年龄老化、老油田更加复杂,一旦市场需求恢复,人才紧缺就会凸显。沙特阿美每年将几百名学生送进顶级地学院校培养本科生和研究生,过去 3年公司研发经费增加60%。

经理人研究公司Egon Zehnder 主管古德曼说,下行周期很多公司降本减员,做艰难决策时往往处理不当,成为更多问题的根源。CEO们与董事会认识到,在低迷期仍要集中力量持续发展,现在招聘机会不多,但要识别公司中的高潜力者,即对事物协同运作有兴趣的人、能与他人契合的人、推动事业有决心的人。公司需要有经验的人,也需要后起之秀。

要培养年轻人,让他们承担更多责任,高层领导要做好这件事。一个成功企业需要独特的领导。在顺利时,他能弄到更多资本来发展;在逆境中,他能在生存与未来发展之间寻求正确的平衡。这需要一套不同的技巧,关键时刻领导力非常重要。仅仅降成本不能战胜低迷,必须找到提高生产力的途径。

创新是关键,公司需要能够创新工艺过程的人,能够创新思维帮助提高经营效率的人。油气行业回暖时的机会在哪里?在商业拓展开发,在资产整合优化,在新晋中层管理。成功的企业是能在变化中应对自如,具有新思想和新组合的企业。

前桥能源周是世界能源领域最为重要的一个峰会,涉及当年及未来全球能源市场新动向、新形势、新特点、新挑战的高端论坛。是世界能源发展的风向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