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再临达沃斯,敦促欧洲购买美国天然气,称俄气为友好商家!

这个不友好商家,很显然指的就是俄罗斯。在上个月,美国2020年度的国防授权法案正式生效,其中有了专门针对“北溪-2号线”以及“土耳其溪”天气管道线进行制裁条款。

去年这个时候由于两党因为“美墨边境隔离墙建造经费”的争议问题,美国政府陷入停摆,白宫大统领没有去成。这次达沃斯其如期而至,在年会上发表了讲话,再次鼓吹美国经济的非常繁荣,股市飙升,失业率低,工作和收入出现了“蓝领繁荣”。他强调由于页岩气革命,美国不再需要进口石油和天然气,其敦促欧洲盟友进口美国的能源产品,因为这可以免受不友好商家的盘剥,并警告不要预言“气候变化引起的世界末日”。


3.png

(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2020)


这个不友好商家,很显然指的就是俄罗斯。在上个月,美国2020年度的国防授权法案正式生效,其中有了专门针对“北溪-2号线”以及“土耳其溪”天气管道线进行制裁条款。这两条天然气管道线是俄罗斯对欧能源出口的新通道,两者加起来每年可以向欧洲输送865亿立方米天然气。如果两条管道建成投产,并可以对欧输气,那么俄罗斯完全可以绕过乌克兰向欧盟稳定输送天然气。乌克兰的战略地位将会当然无损,俄罗斯可以不用再受钳制,并可以对乌克兰政治经济进行肆意打压,而不用看欧盟的眼色。


4.png

(俄罗斯南北共进)


当然支持乌克兰只是美国战略目标之一,其另外一个目标就是对欧天然气出口。美国的液化天然气去年的对欧出口量为203亿立方米,这高于2018年47亿立方米。可以说这个增长量是非常大的。不仅如此,这个量更是与欧洲从阿尔及利亚进口的管道天然气的量相当。欧洲进口美国液化天然气势头之所以这样强劲其实也是有原因的:


一方面,欧洲正在推动新能源革命,逐步淘汰煤炭传统能源,而天然气作为一种重要的清洁能源的需求量也必然大幅增长。英国、挪威、荷兰等欧洲本地的天然气产量正在下滑,所以为了弥补缺口欧洲将扩大进口来弥补缺口。


另外一方面,主要是基于政治上的能源安全考虑,避免过分依赖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俄罗斯对欧天然气出口,占到44%接近一半,这其实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俄罗斯完全有可能使用能源大棒,让欧洲在特定政治问题上进行让步。


5.png

(美国的LNG液化气)


美国对欧天然气出口,可以说基本是靠政策进行推动的。美国对欧液化气虽然增长,但是也面临比较大的障碍就是价格比较高。不过由于天然气作为一种大宗能源商品,可以说具有特殊性,因为其是刚性需求。所以欧洲增加美国天然气进口几乎是必然的,起码对于波兰、西班牙、英国等国而言,美国的天然还是香的,因为其可以强化同盟关系。